首页|行业资讯|人物访谈|活动|新品|案例|方案|招标|技术|企业|产品|展会|商机|专题|招商加盟|企业招聘|新媒体艺术
 数字展示在线首页 > 资讯中心 > 二十年光影虚与实——中国电影数字技术头号玩家刘言韬访谈录

二十年光影虚与实
——中国电影数字技术头号玩家刘言韬访谈录

编辑:格非儿 文章来源:数字展示在线 发布日期:2018-11-2 7:32:23

二十年光影虚与实——中国电影数字技术头号玩家刘言韬访谈录

  “G4的设计着眼于提高图形渲染和处理的能力,由于具有了变革性的能够处理128位矢量数据的极速引擎,PowerMacG4能够用以往超级计算机独有的速度进行运算。并且苹果公司采用FireWire作为PoweMac中的标准数据传输技术,这就意味着与大多数DV设备直接兼容,这种无以伦比的性能使得数据能够在DV设备和PowerMacG4间迅速地传递,同时也能够在电脑屏幕上进行实时回放或以广播级在PAL或NTSC监视器上回放。它可称谓为性能价格比最佳的桌面数字视频制作系统之一。”——这段介绍当年新一代G4苹果电脑数字视频制作性能的文字摘自2000年09期的《电子出版》,文字质朴平实、通俗易懂,一如当年其人初出茅庐、风轻云淡。

  曾几何时,又有谁能够把2018青岛国际VR影像周唯一的中国评委和当年那篇文章的作者刘言韬联系在一起呢?千里之行始于足下,2016年被看作是VR技术的元年,然而1998年,二十岁刚出头的刘言韬就在科技与艺术中,开始了探索电影光影的虚实之旅。那一年开启了中国电影数字制作的元年。

  人生总要经历几个里程碑式的记忆,而在每一步通往里程碑的旅程中,就是我们建造奇迹的过程。而他的这一旅程大多与中国电影的发展变革紧密相连,——1998年参加中国首个关于电影数字制作的国家级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其研究成果奠定了我国电影数字制作发展的基础。他制作完成了中国首批电影数字特效制作影片,推动了中国电影数字化的技术和艺术实践的进程。随后,中国电影数字制作迎来元年,开始高速发展。2003年,由于他在电影数字制作技术和艺术创作上的突出贡献,先后获得我国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科技进步奖,和我国电影专家级权威奖项——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特技奖,成为我国唯一同时获得最高科学和艺术奖项的电影工作者。同年,中国电影数字制作技术开始全面产业化推广,数字院线增速世界第一,数字特效参与制作的众多影片开始获得国际大奖,中国电影数字制作步入产业化发展时期。2006年,他在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人才的摇篮,创建了电影数字虚拟空间实验室和虚拟空间设计专业,专门为影视行业培养融汇科技与艺术才能的复合型人才,并且开展电影数字虚拟化技术与艺术的前沿性研究。2016年,他的VR交互影像作品在威尼斯双年展官方平行展上亮相,引起众多艺术评论家的关注,第二年威尼斯电影节首次设立VR电影竞赛单元。

  如今再次见到他,如何为如此的不解渊源寻找一个合理的答案那?

  电影自诞生起就是技术和艺术的复合体,没有艺术创造电影只能是没有生命内容的机器,没有科学技术电影也只能是无法实现的艺术畅想。达·芬奇、爱因斯坦等众多将科学与艺术完美统一的杰出科学家也是艺术家,在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电影是承载着人类文化内涵的科技产物,融合科技与艺术的杰出才华更是推动电影发展的关键因素。而中国电影更是需要同时具备科技与艺术才华的杰出人才,突破电影科技与文化主体的隔阂,构建电影艺术表达的特色,创作影响世界,推动文明发展的电影佳作。带着这样的诉求,我们就更加希望深入了解像刘言韬教授这样,具备融合艺术与科技,并且在两个领域都具有杰出成就和贡献的行业领军人物,是如何呈现在中国电影发展进程中的。

  1998年在世界电影数字技术开始飞速发展的背景下,我国对电影数字制作技术深入而全面的研发开始推进,国内首个关于电影数字制作技术的国家级重点科技攻关项目成立。该项目一方面对电影数字化的关键核心技术和系统构成进行了深入研究;另一方面,对电影数字制作的方法和流程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作为该项目研究的核心成员刘言韬用一句调侃的话表述了那段艰辛而具有历史意义的经历:“在其他人的眼里,我们是一群最奇怪的组合,造着一大堆莫名的设备,没日没夜地搞着神秘的大片。”因为当时的研究团队由一群从事计算机、光学、物理、机械、化学的科学家乃至片场一线的烟火师、摄影师、美术师,以及CG艺术家构成。这在当时的科学研究史上可是凤毛麟角。这是由于这项研究的成果要求可直接应用于产业推广,但当时技术上仍然需要解决一些基础性的研究,比如高分辨率光学数字化以及主观视觉,三维空间和实体的高精度测量、高性能计算、光场、流体、物理、化学现象的仿真等等。为了更快的完成研究,在研究中,基础性研究和应用研究是并进的。并且在应用研究中要实际完成影片数字制作的全流程,影片也是最终的研究成果之一,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大量艺术家的工作参与进来。于是,具有不同领域、不同知识背景的研究人员一齐工作,他们之间的沟通和决策成为关键的问题。刘言韬作为视觉效果总监,负责从技术研发到最终成果实现,保证视觉效果满足电影行业的技术和艺术标准,是一项纵览宏观和微观的工作。因此,用当时同事的话来说,他是我们中活动范围最大的研究人员,在算法优化时能见到他,在硬件测试时能见到他,在剧本创作时能见到他,在片场拍摄时能见到他,在后期制作时能见到他,在统筹决策时也能见到他。总之,哪里有疑难杂症,哪里就有他,他是属于总有解决办法的人。如果一时解决不了,他就会坐在那里研究,第二天我们总能看到惊喜。比如,在那个时候,图像分割技术还不是很成熟,要保证电影荧幕上数字合成的效果,需要非常标准的蓝/绿幕拍摄。但在实际拍摄中,由于场景大小、周期、成本的限制,往往不具备蓝/绿幕拍摄的条件,这在我国电影拍摄中是时常遇到的情况。当时就遇到这样一组镜头,是影片《大进军——大战宁沪杭》中上海战场的场面,需要数字制作分离实拍烟火爆破产生的几十米高的水柱和水雾,替换背景,复原建筑物的历史场景。由于水的物理特性,我们实验了很多方法都不能精确的将其从图像中分离出来。这时,他如约而至,很快地测试了几种方法,选中了其中一种算法作为重点进行完善,同时,坐在机器前开始忙了起来,第二天在我们准备与摄制组协商替换拍摄素材和制作方案的时候,惊喜又一次出现了,分离水雾的技术方案解决了,片方因此也免去了几百万的补拍费用。

  也许正是他融汇科技与艺术的超强能力,以及在各个环节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帮助了他,能够与各种跨领域的专家进行有效的沟通,提出与众不同,具有创造性的解决方案。类似这样技术方案的突破,在数字虚拟烟火、爆破、灯光与物理仿真、低成本大规模计算、数字制作综合效能的提高等方面,都离不开他的贡献。 这些技术在我国电影数字制作后续的产业化推广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为这些技术是适应我国电影实际制作条件的,因此,才更容易得到采用,发挥效益。

  中国电影在艺术和制作上的特点与西方有很多不同,特别是在我国电影数字化推广的时期。第一,创作以导演为中心,导演主张艺术的创作与再创作,创作贯穿于电影制作的全部流程中。因此,在影片上映前,方案是永远在不断的更新过程中。在潜意识中,导演的创作不希望受到技术的制约,而制作方案必须随着导演的想法不断更新。这样,就促使电影数字制作方案必须高效且具有极强的灵活性,必须有相应的技术解决方案才可以实现。第二,制作的低成本。绝大多数影片的制作成本很低,无法承受起高昂的制作费用。尽管有一些高投资影片的出现,但制作成本所占的比例仍然很低。特别是在数字制作技术推广的初期,高成本会极大地阻碍片方对数字制作技术的接受,造成新技术不能及时产生应用价值。第三,我国电影制作在整体上更注重技艺化而不是工业化,直到近几年这一状态才有所改变。而电影数字特效制作涉及的技术流程、环节众多,具备明显的工业化特征。因此,需要影片的其他制作环节,在技术、流程和管理上的精确配合。但在实际拍摄中,由于工业化上的差异很难做到精确配合,数字特效制作方案必须在技术和流程上提供足够的宽容度,才能够实际执行。这也需要相应的技术解决方案和管理策略才可以实现。通过对刘言韬教授影视制作作品的追踪和研究,不难发现,他在技术上的独特贡献,很好地满足了以上三点。如在影片《大沙暴》中低计算量高仿真的数字虚拟沙尘、沙暴、飞行器、虚拟航拍等技术的突破性应用。在《惊涛骇浪》中低成本高效率的数字仿真洪水和全天候拍摄光照再匹配技术的惊人表现。在《孔雀》中高精度胶片色彩数字还原、无痕迹合成和基于图像的三维城市构建技术的杰出表现。在《泥鳅也是鱼》中复杂光照和运动下的数字擦除技术,以及在无运动控制拍摄设备下的运动镜头连接技术的高效应用。这些技术使原本需要多几倍的制作人员和制作时间的制作任务,更高效地完成,并且对前期拍摄的技术要求更低,可以随创意的修改做出及时的更新,而避免为此增加巨额的时间和制作成本。这些技术的应用加快了我国电影数字制作技术的推广,降低了制作成本,为电影产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正是由于以上他在电影数字制作技术和艺术创作两个领域的杰出贡献,他曾获得中国科技界的奖项,由国务院颁发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和中国电影最高学术权威奖项金鸡奖的最佳特技奖。最佳特技奖并不是常设奖项,是为表彰突出成就而增设,自金鸡奖成立至今总共颁发不超过5次。

  随着我国电影市场的高速发展,具备世界第二票房收入的中国电影行业,作为凝聚高技术的艺术载体的电影,需要有突出技能的领军人才。中国电影需要更多具备融合科技与艺术的高端人才。这也是在采访中,刘言韬教授反复表达出的心声。为此,自2006年他在研究和创作的同时,投入到为电影行业培养专业人才的教育事业中,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全力支持下,成立了电影虚拟空间设计专业和电影特效数字虚拟实验中心,致力于培养掌握高端数字制作技术,具备数字技术和艺术前沿视野,电影行业急需的复合型人才。同时,以实验中心为平台,专门研究数字技术和艺术创作的前沿领域,为电影的未来发展预先做好基础性和实验性的研究。

  谈到未来电影技术发展,他非常兴奋地表示,我们正在迎接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为此我们一直做着准备。他所带领的研究团队早在十几年前便开始了虚拟交互制作和未来电影形态的研究,从认知科学、神经科学、计算科学结合媒体理论、社会理论和大量的实验,跨学科的研究步入世界最前沿的领域。

  当前我国电影数字制作技术和相关支撑领域的研究成果越来越来多,有了足够丰富的基础研究成果的支撑,加上对于国际前沿领域的研究起步得越来越早,只要有越来越多高端人才兢兢业业的付出,一定会有一批推动世界影视技术发展的优秀成果产生。这一领域需要像刘言韬教授这样能够甘当幕后英雄,用踏踏实实的态度去追求美好境界的人。

标签:数字影院 
 未经数字展示在线(www.szzs360.com)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本站文章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